本報記者 田國壘 劉星 實習生 王海萍《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17日07版)
  8月29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宣佈,山西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白雲接受組織調查。CFP供圖(資料圖片)
  9月12日,山西省陽泉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王民被帶走協助調查。陽泉這一“煤鐵之鄉”再次成為山西反腐的焦點。
  此前的8月29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宣佈山西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白雲接受組織調查。
  王民與金道銘及白雲均有職務交集。公開簡歷顯示,現年59歲的王民1971年參加工作,從臨汾汽車運輸公司辦公室幹事做起,13年後進入山西省汽車運輸公司,任紀委專職委員。1988年出任山西省監察廳辦公室主任,在省紀檢系統工作至2008年,其間曾與2006年任省紀委書記的金道銘有兩年的職務交集。
  2008年,王民前往陽泉,任紀委書記至今。在這裡,王民與白雲,共同工作了4年。
  從2014年6月以來,陽泉多名官員落馬,包括陽泉平定縣縣委書記王銀旺、副縣長王海平及郊區區委副書記楊艷紅、城區區人大副主任、總工會主席範秀林等。此前,2013年5月,郊區區委書記王永珍,及曾任陽泉市紀委副書記、時任山西高速公路管理局黨委副書記兼紀委書記的馮朝輝,雙雙落馬。
  白雲曾經在呂梁、陽泉、運城三地工作。一名接近白雲的人士表示,白雲在呂梁期間作為專職副書記,主要分管農業、科教和黨建,與煤老闆接觸的機會很少,在運城只工作了一年。她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在陽泉與商人王國瑞的關係及與當地的煤礦私採亂象有關。
  “靴子落地”
  就在8月29日被宣佈接受調查的前一天,白雲還在主持籌備第二屆晉商大會。
  在當天的第二屆晉商大會組委會第三次會議上,白雲還在要求“各部門要樹立精品意識,以強烈的責任心、良好的精神風貌、飽滿的工作熱情、認真的服務態度,再嚴格檢查每個環節、每個階段,確保本屆大會圓滿成功”。
  在山西多名知名富豪被帶走調查,反腐風暴愈演愈烈的背景下,9月2日召開的晉商大會異常低調,原定參會的多家媒體在開會前一天收到短信通知,稱因為會議規模小,謝絕記者參會報道。
  仿佛一個輪迴,兩年前主持晉商大會的,是當時的山西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聶春玉。相隔一周,白雲、聶春玉兩人先後被宣佈落馬。
  其實,白雲落馬,可以用“靴子落地”來形容。7月9日,總部位於山西陽泉的華通路橋集團(以下簡稱“華通路橋”)董事長王國瑞被帶走調查。王有著山西“路橋大王”之稱,多次登上胡潤百富榜,曾在河南力推首屆晉商大會。自他出事後,白雲被調查的消息就不時傳出。
  現年54歲的白雲16歲參加工作,在國防科委廿基地通訊總站衛生隊做衛生員。1984年,24歲的白雲進入朔縣縣委宣傳部任黨教科副科長,同年,白雲開始在雁北師範專科學校幹部專修科學習。
  1986年9月,在結束學習後的兩個月,白雲任平朔礦區工委團委書記。1989年,白雲還參與了朔州建市工作。
  從1989年起,白雲歷任團朔州市委書記,團山西省委副書記、書記等職。
  2003年,白雲轉崗任呂梁市委副書記,2006年調任陽泉市委副書記、代市長。隨後的6年,白雲都在陽泉度過,前3年任市長、後3年任書記。2012年轉任運城市委書記,一年後的2013年2月升任山西省委常委、統戰部長。
  從2006年任陽泉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到2012年以陽泉市委書記的身份離開,6年的陽泉歲月,對白雲日後的升遷至關重要。
  梳理資料不難發現,這6年也是華通路橋發展的黃金時期,白雲調離陽泉後,華通路橋的業績也逐漸下滑。王國瑞在“胡潤百富榜”的排名亦逐年下跌——2013年王國瑞以人民幣26億元資產排名第771位,與前一年相比,下降了238位。
  商人王國瑞被調查
  現年57歲的河南滑縣人王國瑞,從在陽泉清理土石方的打工仔,到創辦華通路橋集團,再到2009年登上“胡潤百富榜”,數十年扎根陽泉等晉東地區,歷經商海沉浮,頗具傳奇色彩。2005年,山西省河南商會成立,王國瑞出任會長,隨後成為山西省政協委員。
  7月10日,《山西日報》刊發報道稱,“鑒於王國瑞涉嫌違法,撤銷王國瑞政協第十一屆山西省委員會委員資格”。次日,華通路橋發佈公告證實王國瑞被帶走,該公司措辭謹慎,只是稱“公司董事長王國瑞目前正在協助有關部門調查”。
  時至今日,兩個多月過去了,王國瑞仍無歸來消息,亦未見有關部門披露調查情況。
  作為主營路橋建築的企業,華通路橋在王國瑞的帶領下頻頻取得來自晉東地區政府基礎設施建設的大訂單,一度成為山西最大的路橋建設民企。
  王國瑞被帶走後,華通路橋曾一度陷入短融債兌付危機。華通路橋2013年發行了代號為“13華通路橋CP001”金額4億元的短融券,債券利息為7.30%。這支短融券到期兌付日為2014年7月23日,但7月16日,華通路橋對外發佈公告稱,該公司發行的4億元2013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資券到期兌付存在不確定性。
  雖然在7月23日的銀行間市場資金系統關閉前,華通路橋將合計4.292億元的本息款項分成多筆兌付至債權人機構賬戶中,但在這場危機中暴露出的一些數據值得關註。
  華通路橋一份政府欠款明細顯示:山西省內各級政府欠款5.95億元。其中陽泉地區共欠款4.42億元,山西省其他地區欠款1.53億元,後者的還款責任單位主要為山西省交通廳和晉中市榆社縣財政局。
  省內欠款數額前3名單位分別為陽泉市平定縣重點公路工程指揮部1.38億元、平定師範學校4095萬元、晉中市榆社縣教科局3207萬元。
  兌付危機發生時,陽泉市政府曾多次召開會議,敦促各欠錢單位儘快還款。但相關縣區政府認賬態度並不積極,理由是“一些項目未經批准開工”“一些項目結算周期較長,程序尚未走完”“部分工程款可能會涉嫌貪腐”。
  私挖濫採屢禁不絕
  位於晉東的陽泉,是山西省第三大城市,煤鐵資源豐富。與呂梁等地不同的是,陽泉的礦多是淺層煤礦,這也使得露天的私挖濫採非常普遍。華通路橋也牽扯於此。
  一位要求匿名的陽泉官場人士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華通路橋的強大並不是依靠路橋建設,而是採煤,尤其是露採。”
  自2003年以來,華通路橋多次以“復墾造地”“治理地質災害”等名義在陽泉市的盂縣、平定縣、郊區等地對淺層煤大肆進行露天開采。
  一位陽泉的知情人士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所謂的土地治理是打政策“擦邊球”,這些工程的名義是地質災害治理,屬國土部門管理,好處是可以繞開山西的煤炭資源整合。即便被髮現,也可以說“採煤是治理工程的一個步驟”。
  早在2003年10月,華通路橋就以“治理陰山河”的名義,在盂縣牛村鎮溫池村購買村民土地挖露天煤。2009年春,華通路橋對盂縣路家莊鎮數個村莊的淺層煤進行露天採場,耕地林地被毀。
  在陽泉平定縣張莊鎮寧艾村,華通路橋以“土地復墾”、建設“現代高效農業園”的名義露採。農業園現場的告示牌上介紹,這片基地占地3000畝。初步測算,該“土地復墾”工程實際毀地1600餘畝。
  2010年春,寧艾村發生大規模上訪事件。平定縣主要負責人召開現場會,發佈的書面解釋稱,華通路橋的採挖是“土地復墾”,挖煤是“為彌補公司在整理土地時的費用不足”。
  據知情者稱,華通路橋大規模在寧艾村採煤,與2010年9月30日央視《焦點訪談》曝光了一福建老闆在陽泉平定縣張莊鎮以興建“高效農業園”為名進行盜採的路數一樣,“是經當地政府默許的”。
  其運作方式是,公司交錢給平定縣政府設立的“平定縣晉東置業投資有限公司”(當地行內人稱其為“平臺公司”),然後由該公司再將錢分發給各級政府部門。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寧艾村如此“土地復墾”工程竟然得到了相關領導肯定。多重信源顯示,華通路橋的煤炭生意得到了白雲的支持。
  當時,在陽泉借各種土地整理之名行私挖濫採之實的不只華通路橋一家。露天盜採淺層煤挖毀了整村的土地,不少失地農民維權抗爭,小規模的警民衝突時有發生。雖然部分亂採點被媒體曝光,但一些門路硬的公司仍不為所動,大發煤炭財。
  2011年1月1日,山西省政府辦公廳下發晉政辦發〔2011〕1號文件“關於嚴厲打擊非法違法開采礦產資源的通知”,明確要求取締以各種工程名義變相開采淺層煤、淺層礦的非法違法行為。
  但在官商相互庇佑和煤炭暴利的驅使下,各種名目的私挖濫採仍屢禁不絕。2011年6月中旬,央廣新聞又曝光了陽泉盂縣南婁鎮秀寨村以建造“工業固體廢物填埋處置場”名義盜採淺層煤事件。
  即便屢遭舉報和曝光,一些在盂縣、平定縣等私挖濫採嚴重的區縣任職的領導,仍被提拔。
  這些晉東煤礦私採亂象都發生在白雲主政陽泉的時期。
  北坪煤礦倒手
  華通路橋的煤炭生意經中最引人註意的,是北坪煤礦。
  2010年,公安部掛牌督辦陽泉“關氏兄弟”涉黑案。山西省公安廳成立了“5·6”專案組進駐陽泉,專案組偵查通報稱:以關建軍、關建民、許建軍、王紅玉為首的嫌疑人長期欺壓百姓,嚴重破壞了社會治安秩序,在陽泉地區影響惡劣;他們欺行霸市,以黑養商、以黑護商,嚴重破壞經濟秩序;他們不斷向基層政權滲透,嚴重干擾了司法公正和司法程序。
  白雲接受組織調查後,有報道稱,“白雲涉嫌涉黑”,但數位任職陽泉黨政部門多年的幹部對此並不認同,“這純屬媒體無端猜測”。
  但重新梳理在這起震驚全國的涉黑案可以發現,與白雲交好的王國瑞控制的華通路橋在其中的角色引人註意。
  2007年年底,關建民與許建軍等幾名股東採取暴力手段強行承包了北坪煤礦。當時正逢煤市高企,礦產利潤頗豐。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不到兩年時間,華通路橋就從關氏黑惡勢力手中取得了北坪煤礦的控制權。
  華通路橋獲得北坪煤礦的方式非常討巧。買入北坪煤礦的同時,華通路橋以7億元的價格將40%的煤礦開采權倒賣給福建老闆陳某,然後將部分款項支付給關氏兄弟。
  入手之後便是瘋狂的採掘。據《中國經營報》報道,自2009年7月,華通路橋大約用了15個月,就將原批准手續中“面積2.51平方公里,儲量800萬噸,年開采21萬噸”、設計可採年限38年的的資源全部挖空。
  一知情人士頗有深意地反問:“華通路橋何以能從‘欺行霸市,以黑養商、以黑護商’的關氏兄弟手中獲得北坪煤礦呢?”  (原標題:白雲的陽泉“朋友圈”)
創作者介紹

保濕

ed11edta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