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8版、
    一場打車軟件“燒錢戰”讓不少長春市民嘗到了甜頭,也讓“快的”和“嘀嘀”兩個打車軟件公司打得火熱。快的還曾放出豪言:“永遠比同行的補貼多1元”。但是,昨日快的打車宣佈最新補貼政策,4日零時起,乘客補貼每天兩單,原來每單補貼13元降為每單補貼10元,司機端補貼不變,這非但沒比同行多1元,還少了2元。對此,有網友調侃,“看來扛不住了,食言了!”
    嘀嘀方面則表示,暫時沒有調整補貼政策。願意與友商一起維護行業發展秩序,避免過度營銷。凡是有助於這個目標的達成,嘀嘀隨時願意一起喝茶。看來,這場打車軟件的“燒錢大戰”似乎要熄火了。
    昨日,支付寶還表示,3月5日起在北京試點老年人免費打車的公益活動,試點順利後將在其他城市進行推廣。
    速途網副總編兼速途研究院執行院長丁道師認為,其實從打車軟件“燒錢戰”之初就意識到,這種燒錢的補貼政策不會一直持續,反而是逐漸降溫,回歸理性的過程。隨著新用戶增加速度的放緩,阿裡和騰訊也沒有必要再繼續大量投入補貼。“這與釣魚是一個道理,既然釣到了魚,也已經裝入了簍子里,就不用再給魚喂魚餌了。”丁道師說,隨後打車軟件的補貼會逐漸降低,直至取消補貼。
  新聞回放
  打車軟件“燒錢戰”令打車亂象叢生
    打車軟件“燒錢戰”以來,讓打車變得“智能”的同時也讓司機和乘客嘗到了不少甜頭,但是,整個過程中也是亂象叢生。
  亂象1
  打車結賬時司機與乘客講情多刷單
    快的和嘀嘀對司機和乘客都有補貼,幾乎使用打車軟件的司機均會同時安兩個軟件,乘客為了叫車方便得到更多補貼也會下載兩個軟件。
    不過,乘客叫車一次只能使用一個軟件,對於司機來說,一單活兒只能得到一個軟件補貼。於是,乘客結賬時,司機與乘客講情,多刷一單。
  亂象2
  接單後取消 司機依然讓付費
    乘客還遇到比講情多刷一個軟件補貼更哭笑不得的亂象是,沒坐車,也要付錢。乘客使用軟件打車,司機接單,之後又取消,但卻依然要求乘客付費。“司機當時和我說,反正你一天好幾次補貼,也用不完,你就幫我付款吧。”乘客劉先生說,他沒有付款,但司機卻打了兩次電話催促其付款。劉先生認為沒坐車還要求被付款有些過分。
  亂象3
  司機使用多部手機刷單 乘客找有軟件的人幫付費
    有司機向記者透露,司機使用多部手機,自己下載乘客端,在自己的司機端上下單,獲取補貼;司機也遇到過,坐車的人沒有軟件,但幫他叫車的人有軟件,叫車的人負責給坐車的人付款等等現象。
  亂象4
  不會用打車軟件 馬雲老媽打車也很難
    近日,阿裡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在“來往”中寫道:幾天前,我媽和我說她在路上打出租車,很久沒有車停下來。她說她們這年齡的人不會用手機打車軟件,不僅不能享受到“競爭紅利優惠”,連起碼的打車服務也沒有了。我父親說要不是我公司參與這個競爭以及看到很多年輕人喜歡,他早罵上門來了。
  本報記者 吳麗娟
  ■評論
  類似的補貼玩法還會在其他戰場蔓延
    打車軟件補貼是一場戰役,之所以說是戰役,是因為打車App只不過是阿裡和騰訊今年全面競爭的一小部分。更廣袤的戰場在百貨、餐飲、連鎖、旅游這些本地生活資源上。
    未來還會有更多的第三方參與進來演變為互聯網世界大戰———這又是阿裡在推波助瀾。就在幾天前,阿裡還宣佈與美宜佳等便利店戰略合作,甚至連海王星辰這樣的醫葯連鎖店都不放過。
    打車App該何去何從?土豪不想給現金補貼了,暴發戶被打回原形。但虛擬補貼還是會有的。更可能是非現金的一些東西,例如嘀嘀送的“飛機”,快的打車送的淘寶退貨免運費卡。巨頭以後會將打車App作為一個跨界營銷工具,向乘客輸送營銷資源。
    打車App自身則需要與的士一起提供更好的服務。美國叫車AppUber入華更是給本土打車App上了一課。除了錢之外,乘客需要更好的用車服務。目前打車應用一路響不停的播報噪聲,司機搶單的不安全感,給用戶的服務並不好。
    Uber在美國也有打車業務,中國的Uber易到用車日後也不排除會推出打車軟件,嘀嘀和快的仍難以高枕無憂。兩家被打了激素長得太快,接下來還得冷靜下來沉澱沉澱。
    打車App補貼戰正在進入倒計時,市場回歸理性。這與用戶利益沒關,與馬雲的悲天憫人沒關,而是與企業利益和行業利益有關。打車App是開始但卻不會是結束,類似的補貼玩法還會在其他戰場繼續蔓延,2014年將是O2O圈地最瘋狂的一年。
  綜合
  (原標題:燒錢大戰要熄火了�
創作者介紹

保濕

ed11edta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